[影音]蔡明亮導演談蔣勳老師「從羅浮宮看世界美術」

蔡導從蔣勳老師美學素養培養不易的看法,提醒學子透過「臉」與蔣勳老師這本「從羅浮宮看世界美術」,及早開啟自己接觸美學洗禮的契機。

07

10 2009

[節錄]張小虹:不要「臉」的羅浮宮

書僮阿東近日在中時電子報看到一篇張小虹老師的文章:不要「臉」的羅浮宮,乍看標題還真是聳動,但看完了後覺得評論十分精采,僅節錄其中一段文章如下:

……為什麼全球首部羅浮宮典藏的《臉》中卻看不見羅浮宮的「臉」?蔡明亮的《臉》究竟要拍什麼樣的「臉」?羅浮宮曾開放給《達文西密碼》等電影實景拍攝,所以要看羅浮宮驗明正身的「臉」,好萊塢電影就可提供大量的影像畫面。蔡明亮的《臉》要拍羅浮宮,也不要拍羅浮宮,繞個彎帶出來的歷史與時間流變,不在羅浮宮的建築本體,也不在羅浮宮館藏的藝術文物,而在電影中一張張老去的臉……

想要瀏覽張小虹老師文章全文,還是請到原刊載處:中時電子報

04

10 2009

[影音] 蔣勳老師談閱讀藝術

《訪談逐字稿》

我想在羅浮宮裡面的閱讀,呃,我會在這本書裡特別想提醒說,它不只是閱讀、繪畫和雕塑。很多人誤會,以為進到羅浮宮只是在閱讀藝術,我們提到說羅浮宮今天的「鎮館三寶」裡面有,兩個寶,都是以希臘為主,我們知道希臘所有的作品背後是有神話故事,嗯,有神話故事。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→

04

10 2009

[影音] 蔣勳老師談羅浮宮三寶、希臘文明與文藝復興

《訪談逐字稿》

我們都知道羅浮宮有所謂的「鎮館三寶」,其實,我們當然可以給這個名字加一個引號,就是說,羅浮宮幾十萬件的作品,你就把這列為鎮館三寶,到底對其他作品公不公平?那我想,其實我們都知道說,現代化的這個博物館,為了觀光、為了很多…呃…宣傳吧,或者要給媒體,那個媒體很不耐煩你講長篇大論,所以你要給他「鎮館三寶」,他們很快就會發、說要寫,所以其實有時候很不得已。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→

04

10 2009

[影音] 蔣勳談羅浮宮:參觀羅浮宮的心態與進程

《訪談逐字稿》

一個收藏幾十萬件作品的博物館,像羅浮宮,其實它在目前現代的社會裡扮演的角色是非常複雜的。首先大家想到的就是觀光,因為它每天可能要應付上萬的觀光客要進來,那光是抒解所有的人潮、所有的動線的安排,其實都非常非常的困難。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→

04

10 2009

[影音]蔣勳談羅浮宮:宏觀的視野、世界的美術館

《訪談逐字稿》我是在一九七二到一九七六年,有四年的時間在巴黎讀書,因為學的是藝術史,所以很長的時間都在羅浮宮。所以透過羅浮宮,其實瞭解了不只是歐洲的美術史,其實是世界美術。
在法國大革命之後,大概十九世紀,英國、法國都開始有了一個比較宏觀的世界視野,所謂宏觀的世界視野,就是想探討人類的世界文明是從哪裡開始的。譬如說,比英國、法國更早的有埃及的文明、有美索不達米亞的巴比倫文明、有印度的文明、有中國的文明,所以因此我們大概可以看到,在十九世紀,羅浮宮它的收藏,不是局限在只有法國,甚至也不是局限在只有歐洲,而是擴大出去的。
所以這次在書寫《從羅浮宮看世界美術》,我也希望把這個觀點再帶給國內的很多讀者的朋友,因為我想我們知道台北的故宮博物院,它是個了不起的博物館,可是基本上它就是中國美術史的單一系統,它並沒有擴大到埃及、美索不達米亞、美洲、歐洲、非洲、所以這是為什麼我要寫《從羅浮宮看世界美術》。因為這個世界美術,其實要有一個現代的、宏觀的世界視野,它才能夠做出來這樣一個博物館的格局。
因此,我們走進羅浮宮的時候,我建議不要只是從一個單一的系統去看作品,當然如果你很忙,你可以就衝到達文西的〈蒙娜麗莎的微笑〉那張有名的名作前面去看它,可是我覺得如果有機會,我常常會建議很多的朋友在巴黎待一段時間,一個禮拜、十天,你可以去羅浮宮好幾次,所以你就會發現,你可能因此透過羅浮宮進入到整個埃及文明的系統,第二天可能透過羅浮宮的收藏,整個進入美索不達米亞的系統,甚至伊斯蘭的系統,甚至我們很不熟悉的、基督教文明影響非常大的中古世紀的藝術作品。
因此我們就可以藉著羅浮宮把這個世界視野整個的拉開來,因為我還是很擔心,在我們的教育系統當中,世界視野如果沒有建立起來,有一天我們沒有辦法面對世界。這所謂的面對世界是說,我們知道世界有這麼漫長的歷史,然後這麼廣闊的、交流的經驗,所以這些文明其實是錯縱複雜。譬如說我在公元前三百三十二年,亞歷山大帝,一個希臘的領袖,打敗了埃及、滅亡了埃及帝國,可是埃及的文化就跟希臘的文明開始產生了一次混合。那麼,大家所知道的,像埃及豔后克麗奧派特拉,她其實是一個希臘人,可她繼承了埃及法老王的身分,成為一個統治者。所以這裡面只有在羅浮宮你會看到這些文明,交錯成一張畫、交錯成一個雕塑的作品,交錯成一些文物,它中間有很多很多的線索。
所以我一直有一個非常大的夢想,就是用很深入淺出的方法、不是那麼難的方法,帶大家去遊玩一次羅浮宮,在遊玩當中,建立起一個比較健康的歷史觀點跟世界史觀,不會被閉塞起來。譬如說我常常問朋友說,為什麼我們在台灣不能夠以,比如說外雙溪故宮博物院的基礎,去建立一個世界博物館?我們為什麼不能有一個西洋館?也有個東洋館?我們也可以收日本的東西,我們也可以收歐洲的東西,也可以收美國的東西、非洲的東西,這個才叫做世界視野。那麼因此一個法國的學生,不管是兒童還是青少年,當他進到羅浮宮以後,他其實是在學習怎麼去面對世界,那麼如同在倫敦,去大英博物館的人,也在學習面對世界。
所以這個時候我們才重視,羅浮宮做為一個世界的、世界級的博物館,它可以吸引全世界的人去看,那我希望這個視野能夠透過這樣一本書,帶給國內的青年們,就是自己在學習跟年輕的時候,先把這個視野,這個世界的視野就建立起來,所以有一天,你真的可以走向世界的時候,你能夠有一個基礎,能夠有一個基礎,去看這些作品,等於是在這本書裡把,一個幾千年的人類文明,把它連串在一起,而且,我自己一直喜歡這些作品背後的很多有趣的故事,以及某一種人之常情,所以我很不希望它變成很高不可攀的藝術品,而是希望它能夠變成比較貼近生活的一些內容。
〈蒙娜麗莎的微笑〉達文西這張名作,很多人在羅浮宮,光從門口跑步就要跑好久才跑到它面前,可跑到它面前以後你根本看不到畫,又永遠是一堆的遊客,每個人都在那邊跳,然後防彈玻璃、電眼、警衛,其實大家不知道在看什麼。可是我希望如果我們手頭上有一本書,這本書讓我們自己不那麼害怕一個高不可攀的藝術作品,我們大概就可以知道說,這個在畫裡的、淡淡的微笑的女性,她是義大利文藝復興、佛羅倫思的一個商人的太太,La Joconde,她的名字也都還查證得出來,然後這個丈夫非常的愛這個太太,一直拜託達文西可不可以為他這個美麗的太太留下一張畫像。那達文西經過很多解剖學的理解,對於人體肌肉的各種認知,可最後當他面對這麼美的一個女性的時候,他突然發現,所謂的微笑,竟然不是解剖學可以分解出來的,他說,微笑其實是心裡被喜悅充滿,所以他一直想把這個被喜悅充滿的感覺畫成一個發光的一個、美麗的女性的畫作。那這張畫變成了有名的名作,引起了所有人去看她,可是我覺得還是要落實到,這樣的一個基礎,這個基礎是說,一個人對另一個人這麼深的一個愛戀,然後希望為她留下一個最美的面容,那達文西創作了這件偉大的作品。它也代表了文藝復興、佛羅倫斯那個時代,某一個中產階級興起以後,對於美的某一種追求。它是有時代背景在裡面的。
所以因此每一件作品如果放回到時代當中去,我們大概會比較不那麼,害怕藝術作品,我非常…呃…擔心藝術作品被誇張成為好像一般人不敢碰的東西,其實是不對的。那美一定是在生活裡,美一定是能夠在我們自己憂傷的時候,給我們很大的安慰,那,脆弱的時候給我們很大的鼓勵。那,這麼多年我覺得我在羅浮宮,每一件作品都有很深的記憶,而這些記憶,大部分都是因為它陪伴了我,在一個異鄉讀書的時候,那個孤獨的時刻,跟自己很好的對話。那現在只是把這些對話,過去的舊的筆記,陸續慢慢整理出來,希望給國內年輕朋友一個幫助。那其實最大的期待是這些年輕的朋友讀完這本書以後,有一天真的可以帶著這本書,走到巴黎,走到塞納河邊,走進那個古老的羅浮宮,跟每一件藝術作品,產生你自己跟它更深的生命的對話。

04

10 2009